阿水水

沉迷套路难以自拔!

“八百万,这道题可以这样解...”

“轰同学真的无时无刻都非常优秀呢!”

美图秀秀成心和我的小黑点过不去!哼!

[cp]我总有个特别现实的想法,其实我身边每一个跟我说话的人都是冲着我可爱的小伙伴们的面子上才给我好脸子的。本质上的我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也不招人喜欢,并没有人觉得觉得我是好的。
主动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别人会觉得我是个什么不检点的人吧,然后不说话就说我不合群这个样子?我大概内心是默认自己是不被世界需要的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也没法像别人过得那么精彩潇洒。前瞻后怕最后还是什么都留不住。
如果明天我死了。对世界,对我认识的人,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影响。所以,我活着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义...主要还是自己害怕活着吧。不是很想活也不是很想死,总希望天降大病,癌症肿瘤什么的,让老天爷给我个机会逃避所有的东西还那么顺其自然的。
那么,这个大概是我内心一直以来的期望了。

剑网三|叽霸|藏秀|BG|同人文《与子同归》 06

今天的糖来啦!!!大晚上码字请大家忽略我的错别字还有啥的!!噗!最近辞了工作在家...终于可以填坑了...嘶...自己的CP自己产粮....暗中委屈!

——————————————————

另一边则是柳云踪这边,柳云踪早早就从宴席间留了出来。听山庄的小厮说琳婧不想来宴会,一直待在后厨帮忙。柳云踪心里担心着几日没有见到的叶琳婧,自然没有心情留在席间喝酒。待柳云踪还未走到后厨,就嗅到附近一股浓烈的酒味儿,转睛一看,只见叶琳婧穿着一套明黄色的襦裙,原本盘得整齐的发髻也零星有些散落下来,一副褴褛颓废的样子让柳云踪见着好不心疼,心里还有几分对叶琳婧的愧疚。

柳云踪快步走上前去,轻手轻脚的想将眼前的这一摊叶琳婧扶起来。就在柳云踪蹑手蹑脚刚把叶琳婧的身子从栏杆上扶起来的时候,叶琳婧突然醒了,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又拿起酒壶想要喝酒。柳云踪见状连忙夺下叶琳婧手中那摇摇欲坠的酒壶,被拿走酒壶的叶琳婧虽说是醒了,但却依旧没有清醒。他看着眼前的人影,似是看得清也好似看不清,面前的柳云踪亦真亦幻,叶琳婧只当自己又是在做梦了。她探出身子一头扎在了柳云踪的怀里,措不及放的柳云踪一下子竟也慌了神,心里咚咚咚咚乱跳个不停。

“你...是云踪吗?”

柳云踪抱着怀里醉醺醺的琳婧,心里后怕着幸好此刻抱着琳婧的自己就是柳云踪。只见柳云踪顺势抱住了扎在他怀里的叶琳婧,抬手抚着她的头,柔声道:“是我,柳云踪。”

听见柳云踪的回复,叶琳婧仿佛心里踏实了不少,她轻轻合着眼,抬手挽上了柳云踪的脖子,还将自己的红扑扑的脸蛋贴在柳云踪的胸膛上蹭了几下。

“今天的梦啊~真好~...很久,很久很久都没在梦里这样抱着你~”

虽然说柳云踪和叶琳婧两小无猜相识多年,但像今天这样亲密的举动却是头一回。柳云踪还记得小时候他第一次想要偷偷拉琳婧的手,结果被家里长辈看到被骂了半个时辰。大了以后还有一次听了他师兄弟们的馊主意,想亲琳婧,结果被琳婧发现图谋不轨脸上还重重挨了一拳......然此时此刻的叶琳婧倒像是只乖巧的小猫,皎洁的月色下倒衬出了几分撩人的味道。

柳云踪定了定神,紧张的状态让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婧,婧儿醉了...我,我,我带你...回,回房!”说罢,他一把将叶琳婧抱起,低着头匆匆带着叶琳婧往她的住处走。这一路上叶琳婧醉的迷迷糊糊却也没闲着的说着许多醉话。

“云踪~你知道吗...你已经好久好久,都没给我写过信了...自从一年前你不再回我的信,我等了好久好久...都只是在梦里...在梦里才见到你...”

“云踪云踪~我其实从小就很喜欢你啦~就从你不服输的要跟我师兄打架的那时候开始~”

听到这里,柳云踪似是有一些脸红。

“......云踪,其实我,我一点也不怨你...也不生你的气的...我只是,只是怨自己不够好...没有你师妹那样乖巧讨喜...也没有那么好的家世...但我偏偏姓叶,偏偏...真的,真的喜欢你...”

叶琳婧看似不痛不痒自顾自的说着,听得柳云踪心里酸溜溜的疼,他想想这些年和琳婧的事,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的错让琳婧等了这么些年。只是琳婧说的信件一事让柳云踪有些疑虑,柳云踪也恰巧一年未曾收到过叶琳婧的信件,期间多次发信却无一回复......他心中暗想只怕有人从中作梗,定要把这人就出来还自己个清白,也得给琳婧一个交代。

不过许久两人便回了琳婧的住处。叶琳婧安稳的靠在柳云踪的怀里,似是一副睡着的样子,柳云踪看着怀里的熟睡的琳婧,脸上不由浮现了一抹带着幸福的笑意。推开房门,柳云踪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叶琳婧安置在绣床上。正在柳云踪要起身之时,叶琳婧却有些醒了,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柳云踪心里的小鼓似乎有咚咚咚的敲了起来,他轻声言语,试图唤醒叶琳婧。

“婧...婧儿,回房了...可以...可以放手了...”

叶琳婧似乎是听见了柳云踪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睁开自己朦朦胧胧的醉眼。叶琳婧看着面前的柳云踪,只觉得此刻自己依然是在梦中。只见叶琳婧突然起身捧住柳云踪的脸,此刻的距离应当是两人从未有过的亲密距离。柳云踪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紧张的蹦出来了。叶琳婧的身子无力的抵在柳云踪的胸前,而柳云踪被迫靠在了绣床的床楫上没了退路。叶琳婧的每一次呼吸柳云踪都能清晰的感受得到,并且还有几分带着酒香的吐息若有若无的拂过他的脸庞。这一系列的举动似乎让柳云踪感觉自己有了些与往不同的反应。

“云踪!~”叶琳婧看着眼前的柳云踪,满心欢喜的唤着他。心想着既然是在梦里,自己总不能再有遗憾了。

“我在,婧儿。”柳云踪的脸上不知何时飞上了两抹火烧云。他心道,明明自己只是之前喝了几小杯酒,为何此刻却像是醉了一般......身下的燥热感愈发浓烈,这种感觉似乎开始是他停止了思考......

对于柳云踪此刻的难处,叶琳婧却是全然不知。叶琳婧心里只觉得自己和柳云踪之间有太多没有说清楚的遗憾,她心里笃定自己这番定是梦中情景,定要把以往的遗憾补回来才不算辜负。叶琳婧深吸一口气,一脸坚定的对柳云踪说道:“云踪!其实...那次,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你是要亲我...”

听见琳婧的话,柳云踪刚刚张嘴还未等回应什么,叶琳婧的唇就主动覆了上来堵上了柳云踪的嘴。柳云踪的脑子里似是一下子炸了锅,叶琳婧这个温暖又柔软的吻让他在这瞬间仿佛失去了一切理智。他一手揽住叶琳婧的腰肢,另一手抚上了她单薄的背上,叶琳婧身上轻薄的真丝面料此刻仿佛无物,光滑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此刻都在柳云踪的感触下一览无余。

突如其来的吻让两个人之间的温度愈发滚烫。失了理智的柳云踪此刻仿佛变成了被本能趋势的动物,他抬起叶琳婧的身子,顺势将她推倒在床榻之上,这个火热的吻也开始蔓延在了叶琳婧的身上,从唇间到脸颊再至脖颈后落到胸前。叶琳婧身上原本就有些褴褛的衣物,此刻被柳云踪撕扯的已然不能蔽体了。正当柳云踪想要继续的时候,原本对他积极回应的叶琳婧却没了动静。柳云踪猛地抬头一看。叶琳婧竟然是......睡着了。

睡梦中的叶琳婧时不时还叨念着柳云踪的名字,看着眼前睡着的琳婧,柳云踪不得不冷静下来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

许久,待柳云踪定下神来痴痴地看着眼前她日思夜想的琳婧,看着她身上的衣物和些许零星的吻痕,柳云踪觉得刚才的自己竟仿佛禽兽一般,还在琳婧的身上留下了那些羞耻的痕迹......想到这里柳云踪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看着身旁的琳婧却又是舍不得离开。于是柳云踪扯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盖在了叶琳婧的身上,轻轻将她揽在怀里看着她熟睡。

此刻的夜晚对于柳云踪来说十分漫长,但柳云踪仍感觉此时此刻也真正是他此生追求的幸福。这样的幸福来得很突然,突然的让他恍惚觉得自己也一定是在做梦。那如果既然是梦的话...就此长眠不醒也是值得的......

网骗来啦!

我女儿很可爱啦!!

我想盗个图😂😂😂我好想开车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