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水

沉迷套路难以自拔!

剑网三|叽霸|藏秀|BG|同人文《与子同归》 06

今天的糖来啦!!!大晚上码字请大家忽略我的错别字还有啥的!!噗!最近辞了工作在家...终于可以填坑了...嘶...自己的CP自己产粮....暗中委屈!

——————————————————

另一边则是柳云踪这边,柳云踪早早就从宴席间留了出来。听山庄的小厮说琳婧不想来宴会,一直待在后厨帮忙。柳云踪心里担心着几日没有见到的叶琳婧,自然没有心情留在席间喝酒。待柳云踪还未走到后厨,就嗅到附近一股浓烈的酒味儿,转睛一看,只见叶琳婧穿着一套明黄色的襦裙,原本盘得整齐的发髻也零星有些散落下来,一副褴褛颓废的样子让柳云踪见着好不心疼,心里还有几分对叶琳婧的愧疚。

柳云踪快步走上前去,轻手轻脚的想将眼前的这一摊叶琳婧扶起来。就在柳云踪蹑手蹑脚刚把叶琳婧的身子从栏杆上扶起来的时候,叶琳婧突然醒了,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又拿起酒壶想要喝酒。柳云踪见状连忙夺下叶琳婧手中那摇摇欲坠的酒壶,被拿走酒壶的叶琳婧虽说是醒了,但却依旧没有清醒。他看着眼前的人影,似是看得清也好似看不清,面前的柳云踪亦真亦幻,叶琳婧只当自己又是在做梦了。她探出身子一头扎在了柳云踪的怀里,措不及放的柳云踪一下子竟也慌了神,心里咚咚咚咚乱跳个不停。

“你...是云踪吗?”

柳云踪抱着怀里醉醺醺的琳婧,心里后怕着幸好此刻抱着琳婧的自己就是柳云踪。只见柳云踪顺势抱住了扎在他怀里的叶琳婧,抬手抚着她的头,柔声道:“是我,柳云踪。”

听见柳云踪的回复,叶琳婧仿佛心里踏实了不少,她轻轻合着眼,抬手挽上了柳云踪的脖子,还将自己的红扑扑的脸蛋贴在柳云踪的胸膛上蹭了几下。

“今天的梦啊~真好~...很久,很久很久都没在梦里这样抱着你~”

虽然说柳云踪和叶琳婧两小无猜相识多年,但像今天这样亲密的举动却是头一回。柳云踪还记得小时候他第一次想要偷偷拉琳婧的手,结果被家里长辈看到被骂了半个时辰。大了以后还有一次听了他师兄弟们的馊主意,想亲琳婧,结果被琳婧发现图谋不轨脸上还重重挨了一拳......然此时此刻的叶琳婧倒像是只乖巧的小猫,皎洁的月色下倒衬出了几分撩人的味道。

柳云踪定了定神,紧张的状态让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说道:“婧,婧儿醉了...我,我,我带你...回,回房!”说罢,他一把将叶琳婧抱起,低着头匆匆带着叶琳婧往她的住处走。这一路上叶琳婧醉的迷迷糊糊却也没闲着的说着许多醉话。

“云踪~你知道吗...你已经好久好久,都没给我写过信了...自从一年前你不再回我的信,我等了好久好久...都只是在梦里...在梦里才见到你...”

“云踪云踪~我其实从小就很喜欢你啦~就从你不服输的要跟我师兄打架的那时候开始~”

听到这里,柳云踪似是有一些脸红。

“......云踪,其实我,我一点也不怨你...也不生你的气的...我只是,只是怨自己不够好...没有你师妹那样乖巧讨喜...也没有那么好的家世...但我偏偏姓叶,偏偏...真的,真的喜欢你...”

叶琳婧看似不痛不痒自顾自的说着,听得柳云踪心里酸溜溜的疼,他想想这些年和琳婧的事,越想越觉得是自己的错让琳婧等了这么些年。只是琳婧说的信件一事让柳云踪有些疑虑,柳云踪也恰巧一年未曾收到过叶琳婧的信件,期间多次发信却无一回复......他心中暗想只怕有人从中作梗,定要把这人就出来还自己个清白,也得给琳婧一个交代。

不过许久两人便回了琳婧的住处。叶琳婧安稳的靠在柳云踪的怀里,似是一副睡着的样子,柳云踪看着怀里的熟睡的琳婧,脸上不由浮现了一抹带着幸福的笑意。推开房门,柳云踪小心翼翼的把怀里的叶琳婧安置在绣床上。正在柳云踪要起身之时,叶琳婧却有些醒了,丝毫没有撒手的意思。柳云踪心里的小鼓似乎有咚咚咚的敲了起来,他轻声言语,试图唤醒叶琳婧。

“婧...婧儿,回房了...可以...可以放手了...”

叶琳婧似乎是听见了柳云踪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睁开自己朦朦胧胧的醉眼。叶琳婧看着面前的柳云踪,只觉得此刻自己依然是在梦中。只见叶琳婧突然起身捧住柳云踪的脸,此刻的距离应当是两人从未有过的亲密距离。柳云踪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紧张的蹦出来了。叶琳婧的身子无力的抵在柳云踪的胸前,而柳云踪被迫靠在了绣床的床楫上没了退路。叶琳婧的每一次呼吸柳云踪都能清晰的感受得到,并且还有几分带着酒香的吐息若有若无的拂过他的脸庞。这一系列的举动似乎让柳云踪感觉自己有了些与往不同的反应。

“云踪!~”叶琳婧看着眼前的柳云踪,满心欢喜的唤着他。心想着既然是在梦里,自己总不能再有遗憾了。

“我在,婧儿。”柳云踪的脸上不知何时飞上了两抹火烧云。他心道,明明自己只是之前喝了几小杯酒,为何此刻却像是醉了一般......身下的燥热感愈发浓烈,这种感觉似乎开始是他停止了思考......

对于柳云踪此刻的难处,叶琳婧却是全然不知。叶琳婧心里只觉得自己和柳云踪之间有太多没有说清楚的遗憾,她心里笃定自己这番定是梦中情景,定要把以往的遗憾补回来才不算辜负。叶琳婧深吸一口气,一脸坚定的对柳云踪说道:“云踪!其实...那次,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对不起...我只是,不知道你是要亲我...”

听见琳婧的话,柳云踪刚刚张嘴还未等回应什么,叶琳婧的唇就主动覆了上来堵上了柳云踪的嘴。柳云踪的脑子里似是一下子炸了锅,叶琳婧这个温暖又柔软的吻让他在这瞬间仿佛失去了一切理智。他一手揽住叶琳婧的腰肢,另一手抚上了她单薄的背上,叶琳婧身上轻薄的真丝面料此刻仿佛无物,光滑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此刻都在柳云踪的感触下一览无余。

突如其来的吻让两个人之间的温度愈发滚烫。失了理智的柳云踪此刻仿佛变成了被本能趋势的动物,他抬起叶琳婧的身子,顺势将她推倒在床榻之上,这个火热的吻也开始蔓延在了叶琳婧的身上,从唇间到脸颊再至脖颈后落到胸前。叶琳婧身上原本就有些褴褛的衣物,此刻被柳云踪撕扯的已然不能蔽体了。正当柳云踪想要继续的时候,原本对他积极回应的叶琳婧却没了动静。柳云踪猛地抬头一看。叶琳婧竟然是......睡着了。

睡梦中的叶琳婧时不时还叨念着柳云踪的名字,看着眼前睡着的琳婧,柳云踪不得不冷静下来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

许久,待柳云踪定下神来痴痴地看着眼前她日思夜想的琳婧,看着她身上的衣物和些许零星的吻痕,柳云踪觉得刚才的自己竟仿佛禽兽一般,还在琳婧的身上留下了那些羞耻的痕迹......想到这里柳云踪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看着身旁的琳婧却又是舍不得离开。于是柳云踪扯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盖在了叶琳婧的身上,轻轻将她揽在怀里看着她熟睡。

此刻的夜晚对于柳云踪来说十分漫长,但柳云踪仍感觉此时此刻也真正是他此生追求的幸福。这样的幸福来得很突然,突然的让他恍惚觉得自己也一定是在做梦。那如果既然是梦的话...就此长眠不醒也是值得的......

网骗来啦!

我女儿很可爱啦!!

我想盗个图😂😂😂我好想开车啊啊啊啊

和小姐姐一起化妆出门逛街超级开心了!

一个特别诚实没有ps的tarte 人鱼盘刷色!近期爱用!无敌美貌!粉质细腻很上色,有一点点飞粉但是看在颜值的份上不在意!最后的偏光真的太好看了!只想作妖😂

hello!guys!😘😘

剑网三|叽霸|藏秀|BG|同人文《与子同归》 05

π_π太久没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以下正文

(五)
接连着又过了几日,本次名剑大会也有条不紊的进入了尾声。除了消失不见的叶琳婧,剩下这三人这几日里可是忙的不可开交。毕竟是代表着各自门派来参赛的,参加的选手们也都打着十分的精神应对,很难对付。
然在赛事中,柳云踪的表现还是令评审和观众们比较满意的。他的刀法娴熟,出招也十分有力,甚至可以说有些霸道。交手时透着那几分凛然之气,颇有些北方人豪迈的意思。而叶承的刀法干脆利落,身法极快,起落之间潇洒自如。夏晴的剑法则是尽展了秀坊的特色,行云流水的招式之间,颇有几分公孙大娘的神韵。三人在赛事中的表现均为上乘,在本次赛事之中也获得了不错的排名,位居各门派排名之首。
然而相比这三人的风光无限,叶琳婧的日子可就过得有些暗无天日了。自打叶琳婧没影儿那天起,她就每天钻进去剑庐去埋头苦干。有时候名剑大会那边忙不过来,她剑庐的事情还没缓下一口气来就马上又跑去另外一边帮忙。人总说时间是治愈失恋最好的良药,然而叶琳婧觉得忙碌才是。每天这样忙忙叨叨的,别说顾不上吃饭喝水,她恨不得忙叨的忘了自己是谁才好呢。
眼看着名剑大会也要结束了,今天晚上的宴席注定一是个盛大的宴席。几乎所有参加名剑大会的人都要来参加今天的晚宴。藏剑山庄一大半的人几乎都在忙着准备着晚上的宴会,叶琳婧自然也在其中。但是相比别人,她总是更忙一些。看到别人的活儿,他都上去主动揽过来自己帮着干,这么核算下来怕是把小厮们的活都揽下了多半......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山庄里的灯火也都点了起来,整个山庄灯火通明,明媚的灯火仿佛似黑夜中一道金色的霞光。宴会正在举行着,本次名剑大会的成绩名次也皆在酒席之前发表。二庄主叶炜对今年各大门派的表现都十分满意,在酒席之上表示藏剑山庄将为各门派本次名剑大会上表现杰出的弟子们都送上一套定制兵刃。就在众人行礼谢过二庄主的慷慨之时,叶承突然冒出来对二庄主说自己不要什么兵刃,只想二庄主为他做个主答应一门亲事就好。二庄主听了只觉得这是喜上加喜双喜临门的好事,连忙就答应了下来。然而叶承却卖了个官司,硬是没说要给哪家的姑娘提亲,非说要明日同新娘子一同拜见庄主的时候说才好。本来就是个喜事,年轻人喜欢卖一些官司二庄主也是十分体谅,便也没继续追问。
夏晴看在一旁,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似是针扎似的,却又喊不出疼。夏晴和叶承相好了这么些年,但是有时候她也不知道叶承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宴席之上,她生怕此刻这番心境的自己让人看出什么异样,这便连忙向各位敬了酒,匆匆的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离开宴会的夏晴来到了一处湖心小亭,方才的事情压在她心头似乎有些透不过气了。而此时此刻的她可能觉得自己一个人待着才是最好的......今后也要慢慢习惯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没有叶承的生活...想到这里眼里就忍不住有泪水在打转。此刻的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眼泪就像那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夏晴有些恨自己这副不争气的样子,却又为自己舍不得叶承的那种心情感到无奈。她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又咬住自己的衣袖生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打手一把将她揽到了怀里。夏晴一时竟然有几分惊愕,因为她知道这个熟悉的肩膀就是叶承,也只能是叶承。
还未等夏晴开口,叶承就抬手轻轻抚上了夏晴的头,将她牢牢的锁在怀里,在她耳畔轻声的说道。
“是我对不起晴儿...这些年让你等了太久...想哭的话就哭出来,此刻没有旁人,只有你我。莫要把衣袖再叼坏了,不如你咬我一口才解气~”
夏晴抽泣了两声,把自己的笑脸深深地埋在叶承的肩头,又握紧拳头重重的捶在叶承的胸口。
“你可真是个混蛋...我真当你是不要我了...方才还想着没有你了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晴儿总是这么胡思乱想的可怎么行。我叶承眼里只有一个晴儿,不娶你还能去娶谁?”
说罢叶承捧起夏晴的脸蛋儿,一边帮她试着眼泪,一边一脸宠溺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可人儿。夏晴赌气的推开他,撇开头喃喃的说道:“那前几日...那南疆女子给你的信物又是怎么说...?”
叶承听后便知道夏晴心中所想与之前自己猜的并无二致。所以他早早就去找了那五毒的女子问了清楚。
“那乌雅姑娘是南疆人,他不知道中原有送荷包做定情信物的说法。我前些天就找她说清楚了,她还说要当面跟你致歉的才好。方才宴席上她还要找你与你道歉的...可你却自己偷偷跑出来胡思乱想...我当真是放心不下你...”
说到这里叶承再次伸手将夏晴揽在怀里,然而这次夏晴却没有再推开他,反而也抬手抱着叶承。
“晴儿莫要再伤心了...你这一哭,我这心里就像一团麻似的乱七八糟的...”
听见叶承的话,夏青也忍不住破涕为笑。“笨蛋...你真是的...我哭我的...你乱什么...说得我都哭不下去了...”
见了夏晴的笑脸,叶承这心里悬着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好好好~我是笨蛋~你是最聪明的晴儿~不哭就不哭了,咱们早些回去休息,明早一同去拜见二庄主~”
夏晴抬起手,用衣袖蹭了蹭脸上的泪痕,又抬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袖,正要推开叶承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发现叶承紧紧的搂着她一点没有放手的意思。
“你放开我...我才好回去啊...”
叶承不语,一双含情脉脉的眸子与夏晴对视许久,看的夏晴竟都有些脸红了。夏晴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你放开啦...刚才不还说要早点回去休息的!”。
然而叶承却是没有让步的意思,不但不松手,反而还加紧了些力道,他缓缓凑到夏晴的耳畔,轻柔的说道:“晴儿不觉得,差点什么吗?”。听到这话的夏晴似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脸上的绯色似是更红了,胸口砰砰的声音好似心都要蹦出来了一样。她闭上眼睛,憋着滚烫的脸飞速在叶承的唇上啄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幸福似乎让叶承也有些惊喜,于是抬手按住了夏晴的后颈,断了她逃跑的后路,直接覆上了夏晴柔软的唇。
一时夏晴的脸上似乎烫的可以烧起来了,她想推开叶承,但却被叶承牢牢扣住无法脱身。不仅如此,还被叶承这一波温柔的攻势撬开牙关纠缠在了一起。叶承的温柔正逐步一点点的侵蚀着夏晴,直到夏晴的意识有些模糊,腿都有些发软了,叶承才肯罢休放开夏晴。
叶承一边回味着方才与夏晴的甜蜜一吻,一边不满的对夏晴说道:“晴儿总是想要偷工减料,下次我可不能放过你了~只是...今夜就此罢了~我先送晴儿回去,好好休息!~”
夏晴的脸上红的发烫,她一边抬手捂住自己通红的脸颊,一边猛地点了点头。此刻的夏晴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已经完全停止了思考,也就只好都由着叶承的意思去了。